第六十章 小叶桢楠(1 / 1)

不喜天下 藏夏公子 1922 字 9天前

这“少年”果然是个伶俐的,希望自己不要看错人,王管事会心的笑了笑没有作答带着她仍往前走去。他二人沿着长长的走廊出了一处角门便看到一个临水而建的小小亭台轩榭,四周均是十来顶灯笼打照着也是灯火通明的。

“阿不,你在这里稍等,我去内宅看看王爷现在哪里可有空闲见你,你切不可出了这‘藕香榭’,王府境内来往巡卫多得很不可出什么岔子!“王管事再三的交代着,生怕他出什么幺蛾子似的。

胡不喜正好也觉得一路走来腿都累的酸疼了,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我在这里等你的信儿。”说着将手中的羊角灯放到了地上,自己也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歇了下来。

夜间这“藕香榭”四处虽有厚重的锦棉布帘遮挡但也抵不住这冬季的寒风“撺掇”着,胡不喜坐了一会子仍不见那王管事回来,捒了捒衣领觉得有些冷意,自言自语道:“这王府如此阔达,半天也不见一个丫头仆人,连个茶点都不备上些,真是让人难熬。”

想着她便起身开始摇胳膊晃脑袋,来个后旋踢,再来个一字下垮,唉,稍微运动下热热身也是好的,省得坐着这里傻等怪冷的。

“哼哧,哼哧……”榭台外传来不知什么声音,胡不喜停下来不动竖着耳朵听过去像是有人在园子里砍伐什么东西。

好奇的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悄悄出去看看什么情况,胡不喜蹑手蹑脚的掀开布帘顺着台阶判断着声音的来源寻了过去。

藕香榭临水而建,在不远处水源的右侧便是一片各种各样的名贵树种林园,趁着园里的灯笼光晕胡不喜来到林里的一颗樟树后面躲了起来,偷偷向前方一个背影望去。

那人背对着他,一身家常服饰,微胖的身型斑白的头发高高束起,袖子高高的挽起后背一片乌湿想必是在那里忙乎了许久,他在伐树?!好好地夜里在那里砍什么树啊,何况砍伐的竟是那样极其名贵的“楠木”。

她虽然不通植被林木,但是在南方上了四年大学时备受那个酷爱世界自然科学的初恋男友的影响,略微懂得辨识一些名贵稀奇的目种,比如像眼前那颗应该实为“小叶桢楠”,树木通干笔直,叶阔绿长,特别是遇雨雪天会蕴出暗暗的幽香。

按她观察这晋越王城地处中部偏多北方温度泥土都不够湿润温厚,像这样的地域能种植出这样碗口大小的“小叶桢楠”是极其不易的,楠木成材期至少要上百年呢,这园子里的目测后面有数十棵,这些至少也有了四五十个年头了,这败家的家伙啊!

“喂,那样好的树种,怎的要伐掉呢?”她觉得实在太可惜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之前王管事交代的早就抛到脑后了。

那背影一定,并未转身而是继续砍伐,似乎当她不存在似的。胡不喜又喊了一声:“你家主子让你砍伐的么?简直暴殄天物啊!”那人仍是不闻不问继续埋头苦干。

胡不喜此时好奇极了,对方不可能是个聋子吧,看样子应该是这个园子里的老园丁之类的人物,如果是园丁怎么能不知这树的名贵要随意砍伐呢。

正当她自顾的琢磨的时候,眼前突然转来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吓了她一跳,定睛一看正是那微胖的伐树老头儿。

“嗨,你是这园子里的仆人么?”她吱吱唔唔的问道。

眼前的斑白头发的老头儿一脸严肃,低头躬身瞅着她道:“怎么你这小小顽童也识的这‘小叶桢楠’?”

“世人都知道上等的小叶桢楠就是‘金丝楠木’的前身,书上曾有‘千金难买一两金丝楠’,你难道不通晓么,我倒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砍它们呢?”胡不喜一点不含糊的回瞪着那胖老头儿。

“你也说是前身了,或有可能是根本不会成材的东西,留着只会争分其他树种的养分,不如早点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