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黄先生(1 / 2)

陈明夜看着周身一众虎视眈眈的人群,淡淡一笑:“围杀姜叔你们折损了半数的高端战力,安顺之战自折羽翼,如今各族族长全部失忆无为,南疆六族群龙无首,堂堂六族联盟驻地连个武道九品的镇守者都没有,实在可叹。”

“你到底想说什么?”领头老者目光扫过场中的白木烟萝,终还是聚集在了陈明夜的身上。

“我若有办法治愈各位族长的莫名之症,你们愿意如何报答呢?”陈明夜似笑非笑道,眼眸深邃。

领头老者怔怔地看了他一会,方才缓缓开口道:“你若真有这个本事,今日之事我们六族既往不咎,还会将你当作六族的大恩人,定有重谢。”

“既往不咎?”陈明夜摇头笑笑,“我还真想看看你们能怎么咎。”

领头老者皱了皱眉头:“你又在戏耍我?”

“罢了,”陈明夜的目光扫过他,落在了一边白木烟萝的身上,“给你们三日将你们族里的那些老家伙带过来,三日之后,她无恙,则你们六族皆可无恙。”

“你到底什么意思?”领头老者眉头依旧紧缩,追问道。

“还有些事,就不奉陪了。”陈明夜插剑回鞘,转过身随意摆了摆手,“诸位就不必送了。”

六族驻地一干人面面相觑,竟无一人出声,只能任由那个步调散漫的少年逐渐走远。

陈明夜走得自在,确定无人跟着自己,直到脱离了六族才敢将憋在胸口的那股抑郁之气倾吐而出,同时间,一口殷红的鲜血也是从口中吐了出来。

“还是太勉强了啊。”陈明夜苦笑,将体内那股一直未敢收敛的剑气逐渐镇压回去。而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随着体内剑气的收敛,他的眸中,点点邪意也方才逐步散去。

六族之内,他看似胜券在握,无惧所有,其实又何尝不是在刀剑起舞,生死一线。

灵息,正是青玄所独有的感应方式,依据所留个人灵气的特殊性,只要感应者的气机足够强大,在他的感应范围内皆可凭借灵息做出一定的行动。

身虽未至,剑凭意行,多已是天人境巅峰的修为了。

莫非是自家那个便宜师尊?陈明夜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继而长吸了一口气,开始缓缓调息体内严重的伤势。

最后是飞剑所救不假,可之前硬拼密字编六族之士,他可全凭的是体内还在生生不息的深奥玄庭和那一缕神威难测的剑气。饶是如此,亦是重伤,全凭一口玄庭气吊着方能一路平淡地走出六族营寨。否则,恐怕都不用六族再动手,他自己就已经油尽灯枯倒在地上了。

陈明夜默默调息,再度睁眼时,天色已然趋暗,月明星稀,四野寂寥。

他看清了方向,当下脚步一点,便向着安顺城飞速而去。

夜晚的安顺城繁华依旧。

陈明夜经过了审查入城之时,万家灯火渐渐亮起,将整个城市唤起夜的生机。蓬勃的夜市正当火热,叫喊声与琴曲之声交织一片,悠扬在整个城市的上空。

不知觉中,竟是到了那晚曾闲逛至的一处茶馆坐下。陈明夜此刻已是换了一身黑色长袍,于人群中并不显眼,这也是无奈何之事,青玄的白色袍色映满了血迹,自然是不能再穿的。

陈明夜刚刚坐下,那边店小二就一路小跑着过来了,笑脸相迎,向着他开口问道:“这位公子,喝点什么?”

“眉儿尖便好。”陈明夜回道。

“好嘞,公子稍等。”小二应了一声,

陈明夜扫目馆内,依旧是一番热闹景象,前次与彩灵儿入馆听书的场景似乎仍在眼前。

巧的是,这一次的台上,似乎还是当日的那位黄老先生。

黄先生似乎是讲到了兴起处,双手撑案,双目圆瞪,大声道:“那离汉大将军公孙衍乃是世间少有的武道宗师,一人可敌千军万马,传言离汉大军前往西域平乱之时,公孙衍一人做先锋,登城墙开城门,麾下大军连下七城,无一败绩。”